从世界杯到欧洲杯德国队用3年时间纠错却一败涂地

距离卡塔尔世界杯只剩一年,距离下届欧洲杯也不过3年,过去3年越踢越没心气的德国队,还有几个3年可以挥霍?

可以输,但绝不能跪着死,这是德国足球一个多世纪的铁律。不幸的是,从2018世界杯到2020欧洲杯,德国队的出局轨迹如出一辙。

面对取胜意志更加坚定的东道主英格兰,上半时还有来有往的德国队,在丢球之后迅速选择了缴械投降。从主帅后知后觉的换人调整,到越踢越没心气的场上球员,长达3年的重建,收获的仍是失落。赛后泪洒球场的基米希,或许是德国队将士心绪的缩影。然而,从备战到正赛的系列失误,似乎早注定了这个悲情的退场夜。

75分钟0比2落后,主帅还能在火山口上坐多久?勒夫淡定表示:“我可以一直等到比赛还剩3分钟结束!”复盘这场全无亮点的出局之战,被动情况下始终坚持不调整的勒夫,似乎忘记了还有换人一说。

勒夫仅使用的3次换人,都是对位调整,埃姆雷·詹和萨内分别换下金特尔和戈森斯,穆夏拉补时阶段换下体力透支的穆勒,前场人数本就不占优的德国队,丝毫没有殊死一搏的勇气,更像是提前引颈就戮。

与只带了24人出征的西班牙、备受减员困扰的法国不同,带足26人且未逢重大伤病的德国队,有着16强中为数不多的完整阵容。然而,坚持3中卫踢法的勒夫,整届杯赛都在换人问题上过于儿戏,仅有的调整更是槽点满满。

首战法国,勒夫在比赛尾声派上的萨内,几次触球都不着边际,一己之力葬送了队友的反扑决心;再战葡萄牙,替补登场才4分钟的埃姆雷·詹,还没等熟悉场上情况,就被葡萄牙抓住机会打入第2球;小组收官战面对匈牙利,救急于危难的格雷茨卡,算是勒夫本届比赛4场比赛中唯一的调整亮点,但1/8决赛的出局时刻,对首发近乎迷信的勒夫,还是那个顽固的老人。

“穆夏拉的上场毫无意义。球队有5次换人机会,教练没有用好,这是必须指出的问题。过去他的换人也经常有些疑问。”曾和勒夫在斯图加特共事的博比奇,批评还算委婉。但巴拉克就没那么客气:“勒夫等了太久才介入比赛,他一直在犹豫。”面对质疑,勒夫在告别演说中,仍旧坚持故我:“每一个人都会犯错误。一个教练总是根据了解的东西和信念来安排阵容。要讨论阵容安排是否有错,这对我来说是个困难的问题。”

更令人尴尬的是,德国队的持续低迷和德国俱乐部、德国籍主帅的雄起形成了鲜明反差。拜仁去年以吊打各大联赛之势君临欧洲,连续两届欧冠的4强和8强,都有3名德国籍主帅坐镇,弗里克和图赫尔几乎已经将国脚的使用说明书放进了勒夫的办公室。

4场比赛下来,德国队的防守难题愈演愈烈,7个丢球是历届欧洲杯征程的新高,场场失球且场场率先丢球。本届欧洲杯前,执教德国丢掉191球的勒夫,勉强还能将场均失球控制在1个以下,但如今,连这块尚可一书的遮羞布,都被扯掉了。

比失球数更尴尬的,是德国队丢球类型五花八门:从首战自摆乌龙开始,对阵葡萄牙对危险人物C罗缺少贴身盯防,面对匈牙利又见证了诺伊尔的冒失出击。而本场,小组赛进攻格外生涩的英格兰,用如出一辙的禁区前分球、外围传中抢点解决了战斗,当斯特林和凯恩相继轻松得手后,他们甚至不敢相信,在小禁区腹地,对手如此轻松地放过了他们。此前3场,习惯和克罗地亚、苏格兰、捷克后卫拼刺刀的他们,进球来得甚至比训练还要轻松。

防守拉胯,已是2018年后德国队的“不治之症”:本届欧洲杯全不设防之前,首届欧国联和欧洲杯预选赛4战荷兰,德国队丢掉了恐怖的11球,连世预赛主场面对弱旅北马其顿,都一丢就是俩。换言之,3年间,德国队防线遇强不强,遇弱更弱。

从贝肯鲍尔和福格茨,再到“铁橡皮膏”尤尔根·科勒,直至2002年的孤胆英雄卡恩,从未成为日耳曼战车软肋的防守,如今正成了各队优先打击的软肋,这是何等的讽刺?

盘点勒夫留给德国队为数不多的遗产,穆勒和胡梅尔斯两位一度被废黜的老国脚回归,算是让世界杯周期的德国队恢复了更衣室的安定团结。但仅从战略意义而言,32岁的“二娃”和33岁的“狐媚”,对球队的帮助屈指可数。

尽管在欧洲杯开战前最后一场打入了回归国家队的处子球,但从未在欧洲杯取得进球的穆勒,本届比赛仍旧运气不佳。受困膝盖伤势,带伤作战的德甲助攻王始终力不从心,首战法国无人盯防下跳起争顶,却完全没有碰到皮球;末战英格兰,又挥霍了全场最接近进球的单刀机会。节奏偏慢、更多靠意识和球感创造机会的穆勒,和整体提速的球队着实不搭调。4场比赛穆勒总共6次射门,只有1次射正,没有进球,只有和葡萄牙的比赛中有1次助攻。对比世界杯16场10球的输出效率,委实扎眼。

比起有伤在身、注定无法全力以赴的穆勒,胡梅尔斯的回归更像是一场折辱:小组赛揭幕战,多特队长是三中卫里整体表现最可靠的一个,但偏偏是乌龙球找上了他,而他转身缓慢的弱点,更是被对手持续集火打击,狼狈回追屡见不鲜。此情此景,连俱乐部老队友施魏因斯泰格都不免感慨:“这可能是他们两人的最后一场国家队比赛。”

从2019年单方面宣布放弃穆勒、胡梅尔斯和博阿滕,到今年3月“收回成命”,一度绝情的勒夫,最终仍不免从众。但强行植入的老将们,带来的不是化学反应,而是双输。

“终场哨响之后,我看向了勒夫,一种悲伤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是一个伟大的人,我们都欠他很多,他塑造了一个伟大的时代,而这个时代就这样结束了,这真是太可悲了。”赛后,队长诺伊尔不无感慨。

2018年世界杯小组垫底出局的梦魇之后,勒夫数次试图令球队劫后重建,但结果是丧师失地,一溃再溃。欧洲杯预选赛客场3比2绝杀荷兰,曾让德国队一度看到了曙光,但伴随着次回合在家门口2比4惨遭逆转,自信心再度被摧毁的战车,过去两年更是“打摆子”般起伏不定。

去年11月17日,2021年各项赛事保持不败的德国,毫无征兆地在塞维利亚6球惨败西班牙,国内舆论沸反盈天,这本是拿下勒夫、另觅新帅的最佳窗口期,然而,继续对老帅投信任票的足协,却选择了唾面自干。毕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llioner.com/,欧洲杯彼时涉嫌逃税、又陷入宫斗的足协,自顾尚且不暇,哪有临战换帅的魄力?

待到3月,欧洲杯伴随着勒夫确认离任,已经归心似箭的弗里克迟迟没有官宣,也令球队气氛进一步吊诡:一方面,占据国家队主体的拜仁系国脚,既期待与俱乐部主帅合作,但和勒夫多年并肩作战的感情也无法割舍;另一方面,受够了3年来诘责的国脚们,却也想换帅如换刀,在2022世界杯之前换个活法。

纠结的双重情绪之下,这届德国队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争冠作为终极使命。然而,距离卡塔尔世界杯只剩一年,距离下届本土欧洲杯也不过3年,过去3年越踢越没心气的德国队,还有几个3年可以挥霍?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