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版丹麦女孩《翠丝》 惠英红新片刷新华语电影尺度

原标题:香港版丹麦女孩《翠丝》 惠英红新片刷新华语电影尺度 去年金马奖,两部性别议题电影令人印象深刻,丹麦一部是邱泽主演的《谁先爱上他》,另一部便是今年我们要聊的这部《翠丝》。 不同于聚焦同志、同妻人群的《谁先爱上他》,《翠丝》描述的是更复杂、更边缘的性别

原标题:香港版丹麦女孩《翠丝》 惠英红新片刷新华语电影尺度去年金马奖,两部性别议题电影令人印象深刻,一部是邱泽主演的《谁先爱上他》,另一部便是今年我们要聊的这部《翠丝》。不同于聚焦同志、同妻人群的《谁先爱上他》,《翠丝》描述的是更复杂、更边缘的性别话题跨性别者。跨性别(Transgender)指一个人在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与生俱来的生理性别,相信自己应该属于另一种性别。“我是一个女人,我外面不是,我里面是。”就像《霸王别姬》中小豆子年幼时一直唱错的那句戏词,“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翠丝》讲述便的是“男跨女”跨性别者的故事。佟大雄(姜皓文 饰),一位51岁的中年男人,他是一家眼镜店的老板,与妻子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结婚怀孕,儿子也已长大成人。生活富足,家庭美满,在外人看来,佟大雄俨然是个幸福的中年大叔。但正如影片海报所呈现的:表面上是一个幸福美满的中产家庭,其实暗藏危机。父亲佟大雄脚上穿着一双女人才会穿的紫色绸面高跟鞋。“男人身,女儿心”,是大雄深埋心底几十年的秘密。他从小就发觉自己和其他男生不一样,高中时喜欢自己的哥们,会把自己幻想成女孩;他会在洗手间偷偷换上女人的内衣,抚摸自己的身体,痴迷于镜子中那个成为女人的自己。

结婚之后,他在办公室准备了一套女性内衣,工作时换上,回家前再脱掉,持续了几十年。

畏于世俗,他强迫自己去做一个男人,遵循世俗规则结婚生子,然而却每天生活在性别矛盾和谎言自责中。丹麦

与此同时,大雄遇到了自己昔日相识的“粤曲名旦”打铃哥(袁富华 饰),他同样是一位跨性别者。

不同于《女孩》等同题材欧洲电影,《翠丝》有着独特的中国味道,它把跨性别话题放在广阔的文化环境中去探讨。大雄,一个51岁的中年男人,他有父母、有孩子、有妻子,还有相处多年的老友,他该如何面他们?他们又该如何面对大雄?《翠丝》不仅讲述跨性别者如何与自己和解的故事,还折射着整个社会对这一群体的态度。大雄的妻子安宜(惠英红 饰),一位传统的、观念保守的家庭主妇不允许保姆有性生活;女儿老公鬼混,劝女儿忍气吞声维护婚姻。她早就察觉丈夫的秘密,但一直在自欺欺人,即使是丈夫坦白后依旧极力维持家庭圆满的假象。“一三五你做女人,二四六我扮男人陪你。”“我怎么面对街坊,怎么去剧团(工作),我什么面子都没了。”

这场戏是本片矛盾集中爆发的高潮段落,惠英红和姜皓文歇斯底里的表演把人物内心的挣扎与痛苦诠释得淋漓尽致。

惠英红饰演的妻子身上有着许多同妻的影子,碍于世俗目光,她们选择了牺牲自己的幸福。

正如他的女友所说,原来其他人怎么样都可以,但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怎样都不行。

此外,本片还将跨性别话题上升了社会政治层面。大雄朋友的骨灰被同婚伴侣阿邦带回香港时,被海关扣押。导演借阿邦之口,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香港这么落后吗?不少人吐槽《翠丝》“肤浅刻意“、“剧情套路”,确实,它存有不足之处,但这部电影对性别与婚姻平权的意义,远远超过它的艺术价值本身。跨性别者是这个社会中不可忽略的一个群体。2012年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整个亚太地区有0.3%的成年人口是跨性别,总数在900万到950万之间。保守估计,中国大陆大约有400万人,他们生为男性或女性,却认为自己本应是另一种性别。2017年11月,首份《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查报告》显示,超过十分之一的跨性别者曾尝试过自杀,而中国普通人口中,自杀的人十万个里面数据是七个。我们熟知的舞蹈家、脱口秀主持人金星便是一位跨性别者,她公开接受变性手术,生理上从男性变成了女性,并与汉斯结婚,像普通女子一样相夫教子。但并非所有的跨性别者都有做变性手术的能力,或者说,并非所有的跨性别者做变性手术都被周围的人接受。跨性别者不仅在生活中会遇到诸多不便,比如上公共厕所时的尴尬、装扮与社会认同的性别不符。同时他们在心理上也承受着巨大压力,社会缺乏包容性,他人直接或间接的歧视、攻击。对于每一个人,我们都应给予足够的尊重,这不关乎种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llioner.com/,丹麦不关乎地位,也不关乎性别。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投诉、批评。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